站内公告: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学习园地 >>

科学与咖啡

作者:石景山区工委 来源:致公党北京市委发布时间:2017-09-27 10:03浏览数:

    编者按:不久前,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内,终于有了一个开放的公共咖啡空间,这让全国政协委员、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高杰感到非常欣慰,因为在他看来,对于一个研究机构来说,咖啡空间与图书馆同样重要,事关科学发现和创新,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儿。


科学与咖啡
高杰

    科学研究既是个人创新行为,又是社会创新行为,既有独立性,又有耦合性。在个人创新行为中,咖啡是大脑精神活动的物质燃料,是聚焦精神光线破解科学难题的凸透镜;在社会创新行为中,咖啡厅是精神活动的社会载体,是身心放松、偶遇灵感、扩散性和广泛联系性思维活动的社会沟通和交流平台。
    咖啡和咖啡厅对于科学研究活动来说是标志又是标准,就像图书馆和实验室既是标志又是标准一样。一个没有图书馆和实验室的研究所就不是一个标准意义上的研究所,当然,标准是逐步建立起来的。然而在现实中,还普遍存在没有将咖啡厅像图书馆和实验室那样纳入研究所建立和运行的标准之中的情况,因为咖啡和咖啡厅很容易被认为跟其他普通饮料和场所一样,不具标准意义,并可被其他饮料和场所替代,是可有可无的。图书馆和实验室文化理解起来相对比较容易,必要性比较明显,然而,面对咖啡和咖啡厅理解起来就有难度。一个没有图书馆和实验室的科研机构是难以想象的,然而面对一个没有咖啡厅的研究机构,我们则常常无动于衷。
能说清的道理容易被接受,要接受只能被感悟到的道理就没那么容易。咖啡和咖啡厅的道理就是如此。
    为了说明咖啡与咖啡厅是必不可少的,我们可以举三个简单的例子。2017年4月4日互联网(WorldWideWeb)的发明者TimBerners-Lee被授予计算机世界的诺贝尔奖———图灵奖。他在接受采访时谈到当时为什么会有发明互联网的想法时,他谈道:“在那些日子里,不同的计算机上有不同的信息,但你必须登录到不同的电脑才能得到它。有时,还必须在每台计算机上学习不同的程序。什么时候才比较容易分享?那就是在他们喝咖啡的时间。”于是,Tim想办法解决了这个问题,1989年,互联网的发源地,欧洲核子中心(CERN)已是全欧最大的网络节点。实际上,咖啡厅就是一个局域互联网,CERN可以没有互联网,但不可以没有咖啡厅。
    第二个例子就是任何国际会议要举办成功,组委会就必须要做好两件重要的事,一个是CoffeeBreak,一个是宴会。事实上,宴会这个环节也可以省略,但唯独CoffeeBreak省不得,否则,就会是一个只有开头而开不下去的大会,我想没有一个会议组织者愿意做这样一个真实的实验。
    第三个例子就是当今一个新的国际化和现代化研究所在规划设计初期,其规划建设列表的第一项并不是我们预期的图书馆、办公楼、实验室、宿舍楼、体育场所……而是咖啡厅,咖啡厅是整个设计的核心所在,是人的交流和交往中心。
    咖啡和咖啡厅是科学研究的必需品。学问中的咖啡与咖啡中的学问都非常重要,咖啡和咖啡厅不仅是形式也是内容,不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咖啡和咖啡厅是联系偶然性和必然性的重要桥梁,涉及精神世界中的那一闪念,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忽略的东西。咖啡和咖啡厅需要被体验,被领悟,被热爱。咖啡文化非常难以理解,难以把握,难以传授,其重要性和必要性就像空气,就像露水,不易被察觉。
    人的很多科学创新思维活动是在下意识和潜意识控制下进行的,而不被普通意识所意识。影响人的潜意识和下意识的任何因素都是重要的。重要性和明确性是建立在对关键因素的把握能力之上,是主动意识的结果。主动意识可以作用到潜意识。主动意识的咖啡体验涉及潜意识的创造性。对潜意识的影响可以是物质性的咖啡,也可是精神性的咖啡厅。咖啡的简单存在包含着咖啡厅的复杂存在,咖啡厅的复杂存在要以咖啡的简单存在为基础。咖啡的简单性是形式,咖啡厅的复杂性是内涵。在复杂的咖啡网络中,蕴藏着无尽的可能性与创新性。
    咖啡厅和图书馆都是创造性思维可能发生的重要地点,一个是语言,一个是文字,一个是纸,一个是人,一个是固化,一个是活动,但两者都是使人精神放松出智慧的地方。图书馆使人远离喧闹,独省静悟;咖啡厅则使人互相影响,共鸣顿悟。
    咖啡文化是世界性文化,不是简单的局域性生活习惯和生活文化。咖啡文化与创造和创造性有关。
    哲学的洞见,艺术的品位,科学的力量,这些都与咖啡文化有关。
    (原载人民政协报2017-09-22期10版。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石景山区政协副主席、致公党石景山区工委主委,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高能所学术委员会加速器分会副主任、 研究员)

 
与高杰委员谈咖啡
纪娟丽


    知道高杰委员(高能粒子对撞机科学家)爱咖啡,是在一次考察活动中。傍晚,结束一天的日程,他来到位于酒店一楼的咖啡厅,点了一杯意式特浓。在咖啡入口的一瞬间,世界安静了下来。
    “当人的精神被聚焦之后再去切问题,就会很锋利,而咖啡就是能让我的精神聚焦的东西。”多年在法国留学和在法国国家科研中心(CNRS)工作的经历,让高杰习惯并爱上了咖啡生活。“可以不夸张地说,我一半的科学研究成果,特别是加速器物理理论成果,都得益于咖啡。”
    起初,对于咖啡,高杰认为那只是一种生活方式。可是,咖啡对于人创造力的神奇作用让他深有体会,又迷惑不解。终于,在他读遍有关“咖啡文化”的书籍之后找到了科学佐证。原来,咖啡中真的含有让人精神聚焦的化学成分。
    在品饮特性之外,咖啡还具有群体性,那便是高杰认为十分重要的公共咖啡空间。“我家里也有咖啡机,但更需要在咖啡厅里喝。”高杰说,在国外,随处可见的咖啡厅,是人们自由休憩和交流的场所。一走进研究所的楼道中,也会闻到咖啡的味道。科学家们交流最集中的地方就是咖啡厅,这正是因为咖啡的群体性。
    一杯咖啡的时间,服务生来了又走,这让高杰想起了在法国研究所图书馆的经历,图书管理员来回整理书籍,他自由地翻阅图书资料,常常一待就是一整天。“没有人的沙漠之处才是最安静的吗?对于我来说,没有人的绝对安静的地方,自己也会陷入混乱状态。反而,有交流的‘闹中取静’,才让我觉得最舒服,可以自由地思考。”回国12年,高杰也数不清自己去了多少趟北京的798艺术区了,在他眼里,那是一个有“氧气”的地方,是可以“闹中取静”地思考问题的地方。为什么如此钟爱那里呢?原因便在于那里随处可见的咖啡厅和互不打扰的走动的人群。“当我有自由时间的时候,我对自己最大的奖励,就是去798,那是最大的精神享受了。”
    每次到达一个新的地方,高杰总是习惯性地去找咖啡厅。“我得找一个我能待的地方。”他说,“那也是我最快认识和判断一个地方环境优劣的手段。以研究所为例,衡量它的好坏,我一般看其图书馆和咖啡厅的好坏,这两者都很重要,但是大多数人更重视图书馆,我个人则觉得咖啡厅更能反映问题,图书馆是水平高低问题,咖啡厅则是有无问题。事实也证明,对于很多研究所来说,有好的咖啡厅,其学术环境和氛围好的几率就比较大。反之亦然。可见,咖啡真是一件很重要很严肃的事情。”
    正是因为深知咖啡的重要性,一年多以前,高杰所在的中科院高能所成立了咖啡厅筹备委员会,他应邀成为委员之一,目的就是推动公共咖啡空间的创建。怎么评判一个公共咖啡空间的好坏?高杰认为首先要看咖啡的价格。“价格里反映的是诚实诚恳的咖啡态度,真正爱咖啡懂咖啡的人一定会提供大众化和国际化的价格。”
    “我是不少国内外学术和社会团体委员会的委员,但作为咖啡厅筹备委员会的‘咖啡委员’,我觉得很光荣,也很在意,因为我重视嘛。”高杰笑着说,别看是小小的咖啡,背后是大大的学问,希望有更多认真做咖啡、爱咖啡并懂得咖啡文化的公共咖啡空间出现。
    (人民政协报2017-09-22期10版。作者为人民政协报记者)

【关闭】

版权所有 中国致公党北京市委员会 北京市西城区后英房胡同9号
京ICP备14023668号-1